实时搜索: ak47怎么画

ak47怎么画

208条评论 4137人喜欢 1248次阅读 225人点赞
邮箱3 8 1 2 2 4 1 1 6 , 我玩AK有一段时间了,点射我玩的还可以,画廊和发电站一出头的人 我可以瞬间爆他头,画廊两边高处的AWP我可以用AK点死他, 我发愁的是近处的敌人,我总是克制不住按蹲,这样压枪我才感觉稳,可是这样仅能杀一两个人,再多的人就不行了,就是说我杀了一个人之后 忽然有一个人跳出来,我AK甩过去有时候能打到他 有时候打不到,我在网上看说压倒7,可是我打不死人啊,有时候蹲下压枪的时候也打不到敌人,求求各位高手教教我,我蹲下的时候打站着的敌人往哪里扫,打蹲着的敌人往哪里扫,打移动中的敌人往哪里扫,让我改掉蹲下的毛病我是改不了了,还有就是有时候远距离我点射准星也上扬...

solidworks 画的AK47的图纸?: 可以画,只要知道具体的结构比例,零件样式就可以画。

CS1.6枪法-AK47的使用和技巧: AK玩的就是点射!!! 点就是两发,范围是大于10米的距离的任何范围,也是我最常用的,直接点掉或爆头率在百分之六十左右!也许你认为我吹牛,当你真正的掌握了AK的脾气时候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很保守的机率比!如若AWP的甩枪是一个BUG的话,那么我认为AK的远点是一个更大的BUG!!!比我想的还要准,一下就干掉了对手,还没有体会到斗智斗勇过程和乐趣就完了,也很无聊。 一个点就是两发,当然也有一个手感的问题你要练一段,一梭子就是十五个点,你要有兴趣不防心里默默的数着!假如你不习惯点呢,教你一个笨办法,就是买AK,但不买子弹,逼自己几回就好了,(省时,省钱又不必担心换子弹……总之好处多多!)其实假如你能点过十五次之后还没有死的话,我想地下会有大把的枪等你去选呢,除非你真的很菜,不然决不会有没子弹的烦恼! 注:AK点射的第三发偏右上45度左右,除非对手要往这个方象跳否则就是浪费,一颗子弹是小事儿,重要的是时间,准星收会来的时间!它关系到你下一个点的频率,高手菜鸟的差距多在零点几秒内!而水平相当时差也就差零点一秒左右AK的基本打法——蹲打(除了遇到AMP的时候) 中远距离 关于蹲打还是左右横移看了好多的争论,条件不同,各有利弊,就我用AK的感觉是点一下就跳蹲最好,我通常头两发至少能点到一发!再补到一两发就够了,所以我要的是准确率,你能躲开别人的子弹,同时别人也一样,但乱打一气也挺好玩的:)AK和MP5不一样,你的子弹连打速度和密度都不如人家,拿MP5的通常都喜欢别人象他一样,你若是也乱躲正中了人家的圈套,干吗要扬短避长呢?若是远距离被对手暴了头我也认了,那就是运气的问题了! 当中远距离发现对手时要心理要很冷静,屏住一口气,手一定要稳,轻轻的移动鼠标,当准星的纵轴和他的人重和的瞬间轻点一下,最好要横轴和他的肩同高,其实难就难在调整横轴的高度,打完两枪后蹲下,这一系的过程一定要在0。2到0。4秒内完成!也可向旁边跳或躲一下后蹲下,静等准星收回来,不停的校对对手是否还在你准星的范围,但一定一定要等准星收回来!千万不能慌,若是乱补两枪,不但打不到而且浪费了宝贵的收准星的时间,这一点非常非常的重要! 当你点过第二次后,对方还没有结决掉(你枪法也够烂的!)视对方情况而定,若对方也蹲下,你就跳一次,记住就跳一次,(千万别连跳,打飞鸟的感觉可是很爽!)然后呢,当然还是在蹲下了:)这时候你的准星也该收回来了,再点一次,假如我点过了三次,用了六颗子弹还没有把对方干掉的话,无论任何的解释我都不会接受这种可耻的行为,我会毫不犹豫的狠狠的给自己一个耳光,然后把枪扔掉,跳出去大声喊你们快来打死我我这个饭桶吧!!! 近距离 而近距离的话,不可预料的情况就会很多,视不同的情况而定了,比如你是冲呢还是守呢?也许大家都遇到过和对手突然的中近距离面对面的遭遇,这时也许是CS中最有趣,最好笑,也是最刺激的时候!那时大家的表演真的是千奇百怪,乱跳的,乱冲的,乱躲的,乱蹲的…………只知道狂扫,也不知到敌人在哪的:) 突然面对面的撞到一起不吓一跳才怪呢!我也不装什么清高,我会吓一跳,此时你的枪的下面的枞轴在他腹部的话,那按住蹲下轻抬一点,对方一定是个暴头!我给你个忠告,狂扫是最差的一个选择,狂扫的时候准星都要放大,这也是子弹乱飞的时候,除非他就是不动给你打,否则你该停下来,谁先停下谁能赢!这是我的真实感觉! 哪怕还剩两颗子弹,先蹲下等准星收回来(够冷静的话还可以扫一眼血和子弹数!也许你俩扫了半天都是满血:)稍微定一下神,校对一下准星向对方的中上部一个长点(三到五发)世界又安静了! 他若乱跳乱躲的话,你最好靠的墙或墙角,静观他的表演吧,也许他很快就要换手枪了,也许还有小刀呢:)我想能看到这么精彩的表演,死一次也是值得,看看他还能做什么:)看了这么久别说你的枪都忘了瞄他!但你遇到的是散弹枪的话!你就自认倒霉吧:(谁叫你冲到人家散弹枪的枪口上去的呢?也别太窝火,游戏嘛!等你拿AK在中远距离蹲着玩他拿散弹枪的几回,你什么气都出了:) AK挑AWP AK挑AWP是我玩CS时最大的乐趣!特别是我血很少时:)也许正是因为我随时都有挂掉的危险这才够刺激嘛!假如不是暗算的话,也许只有AWP才真正对我有威胁!我单挑AWP的胜率8:2到9:1之间!其实只有你用过一段AWP后你就会发现AWP有太多的弊端!被别人发现时,除非你是左撇子不然不断的刀(雷),枪间的切换,不停的移动而这一切就为了右手的那一瞬间,有点赌博的味道!除非你甩的很准!刚露面一枪挂掉,(凭心而论又有几人敢打这样的保票呢?)否则!嘿嘿!看我的!我从来不是冲他,就是和他比准确率!(也许你感觉我有点变态!)我被点到一下就挂,可我点到你也不用第三下!!!当我知道哪儿有46的时候我会,大叫一声给我留着!拎着小刀不顾一切的冲去。(常在半路被人黑掉!) 方法一(对方水平一般) 我的方法是左右横移(谁敢用西红柿打我的头?听我说完!)选一个宽阔点的地方,最好等他刚开过一枪,马上跳出来点一次,立刻躲开不要左右有规律的躲,要让你自己都不知道要向那边躲,等准星收回来的瞬间停下在点一下,当然躲时不仅是等准星 回来还要不断的校对对方的位置!点过就躲…………最多五个点(除非你的枪法真的很烂!)打AWP时千万别蹲,切记切记! AK点的奇准,但是一定要准星完全收回来,静止的一瞬间点!和AWP射击的瞬间相似! 方法二(对方水平很高) 同样选一个宽阔的地方,等他开过一枪后跳出来,但要拿把小刀在他面前示威(就是不冲!)等他开过一枪后立刻切回AK点一下,再切回小刀,再切回AK点一下,再切回小刀躲,没晕吧?我想聪明的你该明白是怎么回事吧:)哈哈,这回不必再等准星收啦!但我呢始终认为这招有点作弊的嫌疑,所以除非是对AWP,否则我绝不愿意用这种方法! 方法三(对方甩枪老手) 找一个好地方,有风景的角落蹲下,点上一根烟,放松一下疲劳的双手,双眼和神经,顺便告诉他你要来了…………无论对方如何的挑逗,就是不为所动,面对这样的对手千万别存任何的侥幸心里(血的教训)!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出去给你打死呀? 还是抽你的烟慢慢的欣赏一下远处的蓝天和群山,也许你还从来都没仔细看过,很美的!享受一下游戏那美丽的画面吧!靠时间呀?!对了!很多事情是是相对的,你不急他也许就该急了,(他瞄也瞄累了,你歇也歇够了)认为你真的很面,端46的大多都有13,他若跳出来的话,十有八九是拿着13的,这时候呢是先用闪光弹呢,是拿小刀呢,还是静端AK等着黑他呢,随你便!AK对13,嘿嘿,来吧!也许你认为这招有点太……我呢,实在是找不到任何更好的办法对付那些蹲在阻击位的甩枪老手! AK的缺点 我用AK久了暂时只归纳了如下几点 1,噪音太大,用一宿耳朵都快木了,不能让我每天都改它的音效吧,(网吧里几乎用的都是耳机,每天又都用不同的机器!)同时很容易被别人知道你的位置,这一点挺吃亏! 2,子弹太贵,尽管当惯了匪头不缺钱,但一想到人家MP560块钱买个满,我们80块才买一梭子时,心里就是`不平衡!也只能用一分钱一分货来安慰自己了! 3,总挨骂,你点掉人家让人家骂两句出出气倒也无所未,但被很多人骂了一宿的话………… 4,当你很轻意地点掉三两个的后,你会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这也是玩CS时的大忌,我呢又有怪癖,点掉后常要跑去捡起他的枪看看他打我时用了几发子弹,比较一下我掉的血,再想想我是他我该怎么打…… 5,前面说过了,就是太准了,失去了游戏本应该有的乐趣和刺激,有点遗憾,所以现在我除非被连续挂掉三次,不然我是不会用AK的! 6,不兴被踢成警察:(再想捡把AK可就难了,一次看到一个匪端AK我感动的都想去亲他,不顾一切的向他奔去!枪呢是缴来了,可还没找到板机就被人给黑掉了:( 综述: 我个人认为CS中各种枪都有各自的优势,当然包括火力速度和准确度,假如各项都有分数的话,每只枪相加的总和应该是相差不多的,而AK呢没有任何的特殊功能,火力速度又不是最强的话,那么还有什么了呢?我想牺牲了这么多那么也许是都加到了一项上——准确度!尽管设计时MP4要稍高AK的伤害度,但看子弹的价钱,和实战中中弹的部位不同,我始终不认为它单发的伤害度底于MP4,假如最强的伤害度加上最高的准确性,那么它意味着什么呢? 当端AK的时候要有一种自信,相信自己,相信你手中拿的是最好的武器!临战时你的头脑一定要保持清醒,心情要很平和神经要很松弛!你的所有的注意力都要集中的一点上就是你的准星! 我感觉真的能一心二用的人有,但很少,所以你的左右手必定有一个是主一个是从,我们大多的人是右手更灵活,所以你干吗一定要把大多的精力放到差一些的左手上呢?临战时,左手只是一种无意识的移动或跳或蹲,而你若把这种无意识转移到了右手的话,也许你能体会到更多射击的乐趣

CSOL中AK47的用法:   很多朋友想知道怎么才能更有效地使用AK47和M4A1.对此我只有5个字:控制后坐力.控制后坐力是用好这类武器最重要的一点,接下来我将试着告诉大家如何有效地控制枪的后坐力.

  单发点射、连射、2-5发点射、扫射

  首先我要区分以下概念:单发点射、连射、2-5发点射、扫射。

  单发点射是我只在一种情况下才使用的技术,除非你本身对步枪的使用很好否则难以理解这种技术.有些选手在用AK47完成2-5发的射击后,通常都会出现准心和后坐力失控的情况.优秀的玩家这时候就能通过单发点射更有效地击倒敌人.关于这点,你可以通过看DEMO来加深理解.

  当使用AK47的时候我根据我和敌人间的距离来控制连射的子弹.敌人离你很远并且处于移动中或者是相距中等时可以用3到5发的射击.如果敌人HP很少,那你也可以表演单发点射.请注意这种方法更适合蹲下来使用.你当然也可以站着打,不过这时候子弹不那么好控制.如果实在需要站立,记得在开枪的时候身体要完成片刻的静止状态.

  用大量的子弹射击相比上面就非常简单,甚至只要知道怎么开枪就可以了.譬如:你使用正常设置,没有翻转鼠标,那么需要自己拉动鼠标,向前或向后,使得准心虽然扩大但子弹却直线打出.如果不这样,你会发现开枪后,武器会因后坐力而乱跳.与之相反的是如果你使用翻转鼠标,开枪的时候便要轻微的向前推动鼠标.子弹打得越多,鼠标也移动得越多.这就是控制后坐力.

  关于FPS

  在使用这些枪的时候,很多朋友认为FPS相当重要.我个人并不这么看.我自己的电脑是Intel Pentium
  IV 1.4 GHz的CPU搭配NVIDIA GeForce 4 Ti
  4600的显卡.很倒霉,这种配置不能提供我所希望的FPS值,因此在一些重要比赛中,FPS值能在50以上我就知足了.这种FPS一样能使用以上技巧,与FPS=100下准心收缩快并没什么不同.

  我参加了很多比赛,发现在低FPS下练习还是有点好处.当子弹不断飞出,准心却非常大时,我强迫自己更快更准的完成射击.因此当我在高FPS下比赛时,我能比那些平常习惯了高FPS值的选手瞄得更快更准.上面只是我个人的观点,部分朋友希望能使在家里和在比赛时的情况相仿,当然可以去买性能更强的电脑.

  如果你用扫射,你需要很好的FPS.FPS越高,你扫射和控制后坐力就会做得越好.不过猛烈扫射时一样有些小地方值得注意.

  M4A1的扫射

  和大家知道的一样,M4A1的扫射真是很好用.我录的DEMO演示了在NUKE怎样用M4A1扫射.多目标的情况下不间断扫射.如果看得仔细,你会发现子弹是顺着准心上半部分出去的.

  另外一个很有用的小技巧就是在扫射的时候避免去注意准心,而要尝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子弹留下的痕迹上.比如子弹打在什么地方、弹痕留在哪里等等.拿我自己来说,在可能会遭遇近身战的情况下,我使用黄色准心,它没有绿色准心那样醒目,更容易被我忽略.这样我就可以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子弹而不是准心上.

  还有一个经常论及的问题:消声还是不消声.就我个人来说,我偏爱在扫射的时候不加消声器.我喜欢那种声音,同时它的威力也更大.通常自己躲在暗处时我才加消声器,打敌人个措手不及.穿墙的时候加消声器也很好,这样对方就听不到声音,不知道子弹打哪来.DEMO中我演示了几个NUKE里适合用消声器的地方.

  AK47的扫射

  AK47的扫射很难.如果你喜欢,那么这里同样有个小技巧可以看看.

  试着扫射时将鼠标向左下拖动,因为它的子弹都是往右上飘.扫射时请一定要蹲下,这样更容易控制弹道.'
  我把AK 和M4都写了,自己看看吧

用纸怎么做穿越火线的ak47: 很简单 把ak47画下了 用剪刀剪出样子

CF,ak47在自己跑动的时候要用单点还是双点打?近距离要怎么打?: 任何使用AK的新手们都会感觉到47的弹道像一匹疯狂的野马,很难驯服,第二枪就开始上挑,即便是将两发子弹打到同一个点上都需要反复的练习,而我们努力做的就是将后面的子弹尽量的向第一颗子弹靠近,于是这个原则就很容易得出。但常常会遇到一个问题,在对枪的过程中对方往往不会站立不动,这样经常会打空,特别是三连发时的第三发子弹,这时就需要根据对方的移动来控制自己压枪的偏移,这个过程常常会在狙击手们身上体现,狙击手们会将准心对准一个点,然后静静等待,等对方突然出现时狙击手们会在短暂的时间内判断对方的移动形式(是跳跃出现还是蹲着慢慢露头还是跑步出现),然后迅速移动准镜移至他将要到达的那一点,给与其致命的一击,这个反映的时间与47开两枪的时间差不多,那么将ak的起始瞄准点比作狙击手开始对准的那个点,把前两枪比作狙击手反映的时间,把第三枪比作狙击手开枪的时刻,那么当第一枪命中,对第二枪第三枪的走向也就更有把握,第一枪命中会对剩下的两枪的命中有很大帮助。 有人说三枪连发并不实用,应为在移动的过程中这三发子弹太难打到一个点上,比起两发连射准心恢复的时间又要延长,我想这需要看实际情况了,文章里提到两发连射是使用的最多的枪法,如果不是全部都打在腿上,47最多四发子弹就能致命,若对方满血,发挥的好只要两次连发,在中远距离与对手对枪时很有用,比如当你不得不与狙对抗时就采用两连射的方法,容易爆头,三连发在站立的时候比较容易命中,用于阴人不错。 AK的近战威力极猛,近战压枪扫射47的火力只有SPAS能与之相比,同时AK扫射也是对弹道要求比较高的,对弹道的掌握只能多练,CF中弹道的偏移会比较明显的带动画面的偏移,所以可以借助整个画面的晃动去找感觉。 我想强调的是在用47的时候没必要像M4或其他枪那样追求爆头,用47爆头很危险,后座力大准心恢复慢,一枪没爆中后几枪基本都会打空。 ak连发的弹道走向规律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准确阶段第一发子弹第二发子弹第一发非常准确第2发在第一发正上方
 第二阶段,规律阶段走一个标准的反7轨迹是非常之标准的反7轨迹
 第三阶段,随机阶段就是在7的上面一横那里左端和右端居多中间分布随机较少的一个无序排列
 如果你先看我上面的标准再进游戏自己打一梭联系一下就能迅速明白cs中关于4系列主枪械弹着点的函数构成.每次弹着点都随机??只有傻瓜程序员才会那么做.
 okok规律我们知道了那咋打ak啊?
 4个字概括
 点扫结合
AK是一把威力极大的枪,中头一发毙命,中身也可三发制敌,所以要珍惜你的子弹。30发子弹可以杀10个人,而不是一个,所以在弹夹里还有10发以上子弹时可以不换弹夹。如果敌人就在眼前,而子弹只剩几发了,那么请准一点,爆他的头!因为你没有换子弹的时间。
高手在换子弹时都是菜,牢记这一法则,绝对不能在不安全时换子弹。
最后,AK主要攻击方式为点射,而且准星始终放在头的位置非常重要。
〖基本枪法
1、单发点射:瞄准头部或胸部以上位置点一下鼠标。
  2、两发点射:瞄准胸部连续点击两下,间隔不超过1秒钟。
  3、三发连射:瞄准腹部按住鼠标打出三发后松开。
  4、近距扫射:瞄准腹部,打出3~5发后蹲下并压低枪口至脚部。

方天画戟好还是青龙偃月刀?: AK47最好!突突突几下就倒下一大片……

当你回到唐朝作文:  二姨给我借了一本绘画版的《西游记》。看完这本书,我不禁想象我要是孙悟空该多好啊。我能拥有那么多神奇的本领,一个跟头就翻十万八千里,还能七十二变,不用每天辛苦地学习。不说了,我去也。

   我跳进时空隧道,要求回到唐朝。几分钟后,我就来到了唐僧取经的路上。我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有看到他们师徒四人的身影。正在我失望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一个猴子的身影。我大喜,不用说,肯定是孙悟空在前面探路呢。我跑上前去,大叫:“孙悟空,我拜你为师吧!”孙悟空很奇怪地看着我,就像看一个怪物一样:“你这小孩怎么穿得这么奇怪?要想拜我为师,得经过老孙的考验。怎么样?接受不接受?”我说:“接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考什么?”孙悟空说:“你是小孩,你挑吧。”

   我毫不犹豫地拿出我的AK47玩具枪,说:“拿出你的武器来吧。”孙悟空看着我拿出这样一个怪的东西,莫名其妙。他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我拿着AK47开始一阵扫射,一会儿功夫,孙悟空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站起身来,说:“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俺老孙甘拜下风。”

   我说:“接下来咱们比智力。孙大圣,我问你,一个绿豆从十八层楼摔下去,他成什么了?”孙悟空抓耳挠腮地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答案。我骄傲地告诉他:“他会变成一个红豆。”孙悟空又想了半天后笑了:“你这小毛孩,出的什么题啊?再来。”

   我就又问他:“求三角形面积的公式是什么?”孙悟空冥思苦想,几分钟后他苦笑着摇摇头,说:“俺第一次听说这么古怪的题。你这小毛孩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啊?我真斗不过你。干脆我拜你为师得了。”说着,他给我跪地磕头,拜我为师。

   “哈哈哈哈,孙大圣都拜我为师了!”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大声笑起来。

   “儿子,你干什么?快醒醒。又梦见什么好事了?”在妈妈的摇晃中,我才从梦中醒来,原来这是一场梦,梦中的一切还在我脑海中清晰显现。原来神通广大的孙悟空还比不上我一个小学生呢。真是太爽了!我会永远记住这个梦。

  

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什么意思?: 石上花开
作者:李秋沅
才搬来不久,我就听说附近的小巷深处有个很特别的咖啡馆,咖啡馆内挂满了馆主人自己画的油画,把整个咖啡馆布置得像个画廊。
这是个雨天,我抱着我用打零工的钱买的二手笔记本电脑,走进咖啡馆。果真,咖啡馆内过道两边的墙壁、四面的墙上、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油画。馆内不停地播放着一首音乐的不同版本,女声版、童声版、萨克斯版、长笛版......咖啡馆里的消费并不高,点一杯15元的焦糖咖啡,便可在咖啡馆里坐上一晚,吹一晚上的冷气,听一晚上的音乐。这样的咖啡馆对于我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有位男子一直坐在角落里,独自饮着AK47。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中式短衫,胸口开襟上别致地加上了人工刺绣。
我注意到他的头顶上有一幅油画,油画上画的是两位乐手,一位拉小提,一位吹萨克斯,画上的线条粗旷洒脱,用色大胆。我问服务生:“这些画,真的都是老板自己画的么?
服务生笑着说,是啊是啊,是他画的,他原本是学艺术的。
她指了指那个男人。
哦!
我走了过去,对他说,“老兄,你的画很漂亮啊!喏,这幅,我特喜欢。”我指了指他头顶上的那幅油画。
“恩啊,好看。”他含糊不清地说。“坐吧,请。”
他抬眼看看我,眼眸深深。一丝轻蔑掠过他的眼瞳,他敷衍地抬眼看了看墙上的画。低下头,藏住了他的轻视。他似乎并不愿与外行人说画。我只好把话题转向了咖啡馆里的音乐。他不和我聊画,却愿意谈音乐,说起德彪西、说起摇滚,说起流行电子。我听着,大多的时候,静静听他说。
他喝醉了。
我斗胆再次提及他的画,而他却让我注意对面墙上的一幅小画。那是两幅旧画,“看,那边,那才是天才画的画。是一个六岁的山里孩子画的。”我看到墙上的小画,粉色的太阳,睁着好奇的眼,略撅着嘴,娇憨地向乡村洒下如菊瓣的光芒。乡村阡陌纵横,在孩子的笔下,蓝色、粉色、墨色、红色......色彩出乎意料而又令人叫绝地组合在一起。
“那孩子现在还画么?”
他不作答,闭目听着音乐,轻轻地随着乐音哼唱。
“音乐很美。”我讪讪地又将话题转到了咖啡馆里的音乐上。
“恩, 《石上花开》。”
“我以前没听过。”
“是首老歌了。”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歌里有\青山、绿水、红日\白色\栀子\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到那传说中的阳光海岸\美人鱼\不是那晨光中的泡沫\她笑着\轻舞\飞扬\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到那歌声的尽头\光阴酣眠\柔情\似水\在可能
他唱起来,低声地。我从未意识到他的男声如此纯净,带着脉脉的温情。曲子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处出人意料地转了调,委婉得如离人最后的眼泪。
他唱完了,把AK47一口饮尽,扯开了胸口的搭扣。
我轻轻合掌,看着他,鼓起掌来,说,“很好听。”
他起身。他又叫了一瓶AK47,“来吧,一起喝。”
“哦不!太辣!”
他瞪着泛红的眼睛,足足地打量了我五分钟,肯定地判断道:“呵!你,还是个嫩学生娃啊!怎么现在还不回家?”
“不,我不是学生。”我摇头。
“那你?干什么的?”
我局促不安。说我是被父母赶出门的不良少年?
“写字的。”比起四处打零工,似乎写作还算件正经事。
“写什么?“
“没写什么。就写一些垃圾。”
“要写,就要写那些,那些你真正想说给人听的故事......”他醉了,两眼发直地看着我。眼眸里有东西刺进我的心里。
“哦不,不写那些。”我的手指凉了,“我写的东西,能生钱就行。”

他看了我一眼,不说话,喝着他的AK47。
“你过来,我给你说说那个会画画的山里孩子吧。”他突然放下酒瓶,眯着眼,目光被酒气熏得柔和而迷离。
“你去过秦岭深处的大山么?”他问。
“没,没去过。”
“我去过,十年前。那时候,我还是北方艺校的学生。临毕业前,我独自一人,背起行囊,到秦岭深处的小山村黄木乡采风写生。”
“我在村里的小学校临时住下了。学校原是个破庙,孤零零地座落在空旷的河滩里,庙堂门窗全无,地面高低不平,五六张破桌算是学校全部家当。八个学生,最小的七岁,读一年级,最大的十五,读四年级。教书的是在山外上过初中的农民兼乡村医生李永生。”
“我白天写生,晚上在李老师家喝过汤,就到学校里住,把桌子拼成床睡觉。”
“在那里,你遇到了那个男孩?”我插了一句。
他漠然的看了我一眼,并不回答我,继续往下,“李老师上课时,庙门外时常有个身影在外头晃,一身又旧又宽的衣服长长地罩在他的身上,那衣服一看就知道是用大人的旧衣服改的。李老师说,他叫狗娃,是编外的学生。他家里很穷,弟弟妹妹都还小,母亲病了,成天躺在床上,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家里没闲钱送他念书,他时常过来,李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想听课,也就让他听吧。”
“一天,李老师正让孩子们抄写生字,村里人来找李老师,说狗娃在水库工地得了大病,让他去看看。我也将随身携带的应急药包带上,随李老师赶到狗娃家,看见狗娃翻着白眼躺在地上,原来他跟人打赌,连吃八个玉米馍外加一老碗玉米粥,吃完便发起傻来,浑身不能动弹。李老师让狗娃半卧着状在地上,我取出药包里的消食药,给他喂下。我们陪着他整整捱了一天,他才把翻来翻去的白眼闭上睡去了......”
狗娃醒来的第一句话是:老师,我赢了五块钱!”
“五块钱?!”我哑然失笑。这应该是个好故事,我欣喜地在电脑上快速地记录。
“很好笑么?”他簇着眉头看着我,眼里有我看不清的雾。他突然沉默,随后起身,离开。
“呃......”我追上前,“然后呢?狗娃赢了五块钱......然后呢?”
他淡淡一笑,“下次吧......下次如果你还有兴趣,我再说给你听......”
他踉踉跄跄,头也不回地往楼上去,有一张照片从他的裤兜里滑落。我捡起来,像片上有个八、九岁的小女孩,穿一身的破旧的棉袄,背着旧得看不颜色的布书包,双手捧着张优秀学生奖状站在一个山村男人面前。那男人只露了个侧面的影子,同样穿着旧得看不出颜色的棉裤棉袄。小女孩冻红的脸上有着一双大眼睛,目光露出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的沉重。
“老兄!东西掉了!”我探头向楼顶望去。咖啡馆的二楼是馆内工作人员的休息室。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上去,将照片交给服务生,悻悻然离开了。
咖啡馆主人提起山里的学校,提起山里的学生娃。我也曾经是个学生娃,但现在,刚满17岁的我已彻底告别学生生涯了,对此,我深信不疑。
两年前,15岁的我终于让父母彻底失望。父亲不屑于再管我了。而当斯文温厚的母亲,被我气得失去理智,歇斯底里地哭着让我滚时,我大松了口气。如果在此前,我还心有愧疚的话,那么现在,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走我自己选择的路了。他们真的不要我了,我终于,自由啦!
我能养活自己。
虽然每隔一段时间,母亲会偷偷地托人塞钱给我,但她的钱统统被我塞进抽屉里。我不要他们的钱。我自己能挣!我有一帮的哥儿们,初中的最后一年,我几乎都和他们混在一起,抽烟、贩鞋、贩二手电脑。我的成绩可想而知地差,而我的生活,可想而知地热闹。现在,白天,我就在哥们的网吧打零工,我一边工作,一边挂着十几个QQ号,同时和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聊天。我在网上的身份有男有女,年龄有老有少,从凄凄哀哀的文艺青年到刺头辣妹,从都市白领到打工小妹,应有尽有。如果和我聊天的人知道屏幕背后的我是个穿着邋遢、严重睡眠不足、行销骨立的17岁男孩,估计要端起大盆子吐血。晚上,我便趴在电脑前写文章,用笔名“两生花”为时尚杂志写些道听途说、风花雪月的故事挣稿费。写作是我的强项,从12岁起,我的文章便时常见报,14岁时,我已经开始向青春时尚杂志投稿。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要靠笔应付生计。

我不停地搬家。出租房简陋杂乱。我也不打算收拾,我看着我的小屋,昨天喝的速溶咖啡渍还粘在书桌上。喝咖啡是为了提神,虽然在我的文章里,咖啡成了道具,主人公们总那么优雅地喝着咖啡,他们品尝咖啡如同品尝上帝的微笑。我不是,我喝咖啡是因为我要靠它阻止磕睡,写那些垃圾文章挣钱。听音乐同样是为了写文章。我听音乐,是为了刺激我已麻木的神经。刺激它,让它重设一场诗意的幻觉,好让我的文字看上去更加地像那么回事。我下载了一堆的音乐,李斯特、德彪西、肖邦、莫扎特、和死亡金属、哥特摇滚、实验金属、迷幻金属混杂在一起,写文章时,我挑拣音乐如同挑选配料,为了让那些由字符拼凑出来的沙拉看上去更漂亮些。
我必须写。写字已经带不来当初给我的激动了。我看着一段段华丽的字段从我的指尖流出,一段段如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带着阳光、带着甜甜咖啡香味的文字在纸上飞舞,我却厌烦之极。一个晚上我可以写好几篇这样的玩意儿。当写字和生计联系在一起,当我不停地用电脑上的工具数着字数时,我不觉得我比一只闷头吃着饲料的猪高尚。
我后悔了。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后悔了。我想念校园里那株红花似锦的凤凰木,在我离开学校那最后的回眸中,凤凰花开红似火,从校园的围墙内直烧到了墙外。那灼灼的红色在我的眼底烧了那么久。母亲曾找到我,试图接我回去,可我每次都拒绝了。
我回得去么?
我的脑海里全是咖啡馆里的那首歌。它喋喋不休地在我的脑海中吟唱着: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我把网名全改为“石上花开”,于是,聊天室里出现了一堆的“石上花开”,在各个角落里,如散落一地的珠子般,熠熠发光,相映生辉。
我关闭了聊天室窗口,长吁了口气,关闭文档,啪地一声合上电脑。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曾那么肯定地认为,自己能成为叱咤风云的伟大人物,赢得全世界。而现在,我只想得到那个山里孩子的故事,它必是个好故事,能换来咖啡和钞票。
我又去了咖啡馆。
“小孩,你又来了......”他认出我来了,主动和我打了招呼。他今天没喝酒。
“不客气。别叫我小孩。。。。。。我不是小孩。”我有点心虚,咽了口口水,搓了搓手。
他抿紧嘴,嘴角微微上翘露出笑意,宽容地看着我。
“上次,你答应我,要把那个山里孩子的故事说完。”我放慢语速,提高了声音。我的声音听上去还算老成镇定,对此,我很满意。
“哦......”他努力从记忆中搜索那天醉后的谈话了,尴尬地点了点头,示意我坐下。
他看着我,微笑着说,“你那么年轻......告诉我,你16?17?”
“我17岁。”我的脸一红,郑重地更正。我的表现并非像我想象的那般完美。
“不是学生了?”
“嗯,我没读高中。”
“为什么不读?”
我语塞,沉默。
“不想读了。爸爸想把我弄出国去。我不去。我为什么要去?到一个都是洋鬼子的地方去,一边刷盘子一边读书?我现在不也过得很好。没人管我,我也饿不死。”
他安静地看着我,有礼貌地听着我说话,脸上的表情捉摸不透。
“叔叔,恩,告诉我那个故事吧,那个......”我伸手指了指那幅太阳画,“那个画画的男孩的故事。”
还在几天前,我称他为“兄弟”,说得那么自然,而现在,我却不由自主地称他为“叔叔”了。今天他没有喝酒,清醒时的他身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恬静深沉的气质,令与他对话的我突然觉得伪装是一种很傻的行为。
“哦,我说到哪了?”他像个大男孩般赧然一笑,搓了搓手,“那天,那天我喝多了。。。。。。”
“五块钱,狗娃赢了五块钱......”
“哦,”他微微一笑,接着往下说,“五块钱......山里人天天为吃饭劳作,五块钱是大数目。”他看了看我,叹了口气,“我看着狗娃穿着用他爸的破旧大衣改的衣服、鞋子破烂得用绳子捆,胸口堵得慌。

“狗娃拿这个五块钱交了学费,终于成为学校里的第九个学生。余下的钱给母亲买了药......”
“山里的孩子从没上过图画课,我和李老师商量了下,由我临时给孩子们上几堂图画课,开开眼。”
“我随身带了些画具,虽然不多,但应付九个孩子绰绰有余。当我将蜡笔和画图纸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个个睁大了眼,连碰一下都舍不得。狗娃将图画纸和蜡笔还给我,他说:“老师,我们用石块在地上画就行。”他捡了块小石块,走出庙门,蹲下,就在外边的黄泥地上画了起来。其他的同学,也学着样儿,跟了出去,在庙门外的泥地上画画。我有生以来上的第一堂图画课,就是在庙门外的黄泥地上,为这群山里的孩子们上的。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们蹲在黄泥地上,穿着破旧得看不清颜色的衣服,用树枝、石头一笔一划认真地学着画画的样子。狗娃画很有灵气,当我蹲在他的身边,夸他画得好时,他笑了,露出憨厚羞涩的笑容。”
他停了一下,看了看我的眼,“你没见过那孩子的笑,站在他自己的泥土画旁,他笑得我心里直发酸。”
“我问狗娃想学画么,他说,想。”
“我让他放学留下来学,可他却摇头说,放学他得马上回家帮爸爸干活。”
“我选了几幅画给他,然后,将画纸和蜡笔重新塞到他的手中。让他在家自己临摩着画,就画在白纸上,然后用蜡笔涂上颜色。”
“我和这群孩子们在一起呆了三个月。除了教画,我还教他们唱歌。你对他们好,这些孩子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给你。在他们面前,那些虚情假意的话根本说不出口。他们在重新教我如何真诚地做人,做个正直的人。”
三个月后,我得回校了。”
“我教他们唱最后一首歌,就是这首《石上花开》: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歌里有\青山、绿水、红日\白色\栀子\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到那传说中的阳光海岸\美人鱼\不是那晨光中的泡沫\她笑着\轻舞\飞扬\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到那歌声的尽头\光阴酣眠\柔情\似水\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我把所有的画具、书、应急药、多余的衣物全都留下了给孩子们。我给他们留下了我的地址,对他们说:‘你们要好好学习,长大后,走出大山,就照着这个地址,来找老师!’”
“狗娃低着头,久久不语,突然,抬起眼盯着我说,老师,你不会再来了,是么?我看着他的眼,不知该如何回答。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回来。我曾许诺过太多太多无法实现的承诺,但是,面对他的眼睛,我真的说不出口。”
“狗娃的目光,一直在那儿,十年了,还在。我带走了他最后的一幅习作,诺,就是那幅......”他抬眼看着那幅有着粉红色太阳的小画。”
“你后来,再没回去?”
“没有......”
“为什么”
“我还没准备好......”
“怎么才算准备好了?”
他笑了笑,用双手摩挲了下脸颊,抬眼看了看咖啡馆,“我也不知道。”咖啡馆门外进来一对情侣,在我们旁边的桌前坐下,低头轻语。他怔怔地看了那对情侣一眼,“也许,等我挣足了钱,挣够了,我再动身。”
呵呵呵呵,我禁不起大声笑起来。你永远也挣不够钱的。他怔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阵笑声。
笑声过后,我们俩突然都陷入沉默。
“哦,对了,”他突然启声,打破沉默,“谢谢你那天把照片还给我。照片是李老师刚寄来的。像上是他和他的学生,是一位记者帮他们照的,那记者报道了山里孩子读书难的事,现在,那儿还是缺老师。。。。。。那女孩很聪明,学得很好,可不知道家里明年还能不能继续让她往下学。”他平静地说着,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眼里却凝着哀伤。
他低下了头,将骨节压得辟啪作响,“十年来,我无时不刻在考虑着,我该不该回去,回到山里去......一直拿不定主意,也许是因为我害怕吧。我害怕那些孩子们的眼神,害怕我无法负担那些眼神对我的期望......”

我尝试着与他聊点其他的话题,他有礼貌地回应着我,但看得出,他心不在焉。
“我想把你和狗娃的故事写出来。”我轻声说。
他突然回过神来,双手抱胸,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孩子,我好象在《第六晚》杂志上看过你的文章,你是?‘两生花’?呵,一个女孩子名字。前几天才看到你写我的咖啡馆,里面提到你很喜欢咖啡馆里的音乐《石上花开》。”
我有点窘,“我......我很喜欢《石上花开》”
“下次过来,我刻录盘《石上花开》的CD给你。记得过来拿。”
“哦,多谢,多谢!”我坐直身子,连身道谢。
“直到看到你写馆里的音乐,我才将‘两生花’的笔名和你联系起来。我以前看过你谈论自己的父母,谈论过你的另类流浪生活......你很有才华。”他轻而缓地说,深深地看着我,“为什么,不回家?”
我别过脸去。“嚯,我懒得理他们。我自己过活,挺好的。”
他沉默着,看着我的眼。他的眼神犀利,若针硭般似乎能穿透我的心脏。我啪地关上电脑,一言不发,起身离开咖啡馆。
他也起身站立,伸手拍拍我的肩,轻声说:“父母毕竟是父母啊,再怎么不对,他们也是你最亲的人。。。。。。”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到那歌声的尽头\光阴酣眠\柔情\似水\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夜风凉凉地划过我的脸颊。身后,咖啡馆里的音乐在夜风中隐没,缥缈虚幻若梦。
“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我的脸上,有冰冷的东西悄然滴落。呵,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流泪?那不是我的泪吧,是因为风,因为冷风令我迷了眼吧......
回到家,我没开灯,坐沙发上,摸黑从茶几上摸出一罐吃了一半的薯片筒,咯吱咯吱啃起来薯片来。屋内漆黑一片,我所熟悉的桌椅茶几在黑暗中是如此陌生而遥远。
是他们先不认我这个儿子的。
我有令人尊敬的家人。他们的身影,他们的笑容时常出现在报纸上、电视上......镜头上的他们,总是那么文质彬彬、温和从容。家里的表兄妹们全是清一色的尖子生。我的姐姐同样出色,五年前,她以全市第一的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电视台的记者专门到我家采访。父亲面对镜头,用他那一贯从容不迫的语调说道:“苏文是我们的独生女......”
“你们一家三口,合个影吧。”记者误会了。
“哦,不......”姐姐刚想开口解释,父亲摁了摁她的肩,拉着母亲坐在她的身边,从容不迫地摆了个POS,笑着。他们三人,风彩照人地出现在镜头前,如此和谐漂亮的一家人啊!
他们以为我还未放学回家,却没想到那天下午我偷偷逃课了,当时我就躲在厅旁的衣帽间里玩掌上电子游戏。当我吃惊地听到外面客厅里的他们与记者的对话时,心里犹如扎进冰刺。
记得那天,我冷冷一笑,大摇大摆地衣帽间里走出,在父母尴尬而诧异的目光中走出厅门,“砰”地关门,离开。那晚我第一次在外过夜。我与几个哥门打了通宵的电子游戏。第二天早晨,当我回到家,父亲抬手便给了我一巴掌。看着父亲一宿未眠熬红的眼,看着母亲因操心而憔悴不堪的面容时,我第一次品尝到报复父母的快乐。
是我不配,我不配做他们的儿子。我没有优异的成绩,没有出众的相貌,没有引以为傲的运动或者音乐天赋。他们不止一次地感叹:为什么小文学什么像什么,可小凯却不行,小凯根本就不像我们家里的人。我是这个家庭的另类,孤军奋战于他们投向我的失望而狐疑的目光之中。我焦虑而孤独,只有书写能让我暂时脱离这一切,如释重负。我以文字为盾,屏蔽他们的目光,躲在文字之后,我感到安全而惬意。从初二开始,我身边便有了一群铁哥们。和他们在一起,我从未感到自己如此重要过。我们一起抽烟、一起逃课、一起打群架、一起泡网吧......我是个坏孩子,可我不再孤独,我的身边充满笑声。我,才不稀罕他们是否喜欢我!

《石上花开》无论在何时响起,总能攫紧我的呼吸。我缓缓打开他的信。
小兄弟:
我决定回去,回大山里去。我看了你的小说了。你的小说,令我重回到了从前。这次,我再也不犹豫了。对于咖啡馆里的客人来说,我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一个生意人,而对于那些山里的孩子们来说,我却是能给他们带来色彩与希望的老师。他们需要我。
狗娃的故事我没讲完。他后来找过我。他没有像你小说里的“狗娃”那样,成为一个优秀的画者。他早早辍学,小小年纪就四处流浪做小工。他积累了血汗钱,千里迢迢地过来找我。我拿钱拿衣服给他,他什么都不要。他说,就只想见见我,见了我他就满足了,他永远忘不了从前上学和学画的日子,那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永远忘不了,他离去时的眼神。
我已把太多的生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在阿堵物之间滚爬,浑身腥臭。这个城市喧嚣热闹,并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失色,我应该到山里去,那里有那么多需要我的孩子。他们需要我,他们需要有光、有色彩、有知识的童年。
我知道我并不是独行者,早有许多志愿者,在持续地做这件事。我们真的能改变那些孩子的命运么?我不知道。但我会尽力而为。我去了,再不给自己任何借口,让自己的生命留有遗憾。
小兄弟,你也别再给自己任何借口了吧,回去吧,回家去,回到校园里去,那是你应该去的地方。我在你的文章里,曾多次看见你提及母亲煲的牛肉土豆汤,写到校园里火红的凤凰花......你想回去,不是吗?家人是爱你的。他们对过去在不经意间伤害过你而感到内疚与不安。我见过你的父母了,当我提及你时,你那在人前坚强刚毅的父亲,居然一下子如被抽了脊梁骨般颓然泄了气,他说他愿意用自己的所有换取你的回头;而你的母亲,时常失眠心悸,她是再也经受不住更多的风雨了。
小兄弟,和解吧。人的一生如此短暂,不要浪费在彼此深爱的亲人间的彼此伤害上。
我相信你会回去的。
祝:
平安!
唐明
2009年8月2日
“回去,回家······”我喃喃自语,怔怔地看着信。屋内,乐音如水,脉脉流过我的心尖。
“去吧\唱着那支童年的歌瑶\歌里有\青山、绿水、红日\白色\栀子\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石上花开
恍惚之间,我看见漫天铺地的凤凰花开,一树树,一丛丛,若燃烧着的火焰,热烈地将我包围,记忆中遗落的芬芳沁人心脾......

----------------------------------------------------------------------------------------------------------------
看完之后你会懂的,这个意思是说不出的,只能自己慢慢体会

  • 希尔顿老板是谁

    东风风神ax3后排放倒按键在哪里: 在后排座椅靠背的两侧! ...

    645条评论 3847人喜欢 5264次阅读 686人点赞
  • 云龙湾在哪里

    跪求华为路由AX3报价和上市时间: 你好,暂时官方还没有这个准确消息。满意请采纳谢谢(*°∀°)=3 ...

    987条评论 6364人喜欢 2383次阅读 889人点赞
  • 五年级课文有哪些

    a+ax3+ax2十ax4+6=36?: a=3合并同类项:10a+6=3610a=30a=3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

    498条评论 2045人喜欢 2886次阅读 294人点赞
  • 150200券商a现净值是多少

    已知:ax+by=3 ax2+by2=7 ax3+by3=16 ax4+by4=42 求:ax5+by5: (ax2+by2)(x+y)=(ax3+by3)+(ax+by)xy (ax3+by3)(x+y)=(ax4+by4)+(ax2+by2)xy (ax4+by4)(x+y)=(ax5+by5)+(ax3+by3)xy...

    408条评论 1102人喜欢 4532次阅读 855人点赞
  • dnf跨2有哪些区

    风神ax3自动尚酷型大灯高度怎么调节: 东风风神ax3手自一体的档位使用很简单,只要在D档位置时向左拨档杆就进入手动模式,此时向前推一下是加一档,向后拉一下是减一档,但是手动模式也是靠自动系统控制的,不可能在车速很低的情况下推出四档来,车速低的时候变速箱还...

    450条评论 3372人喜欢 3684次阅读 934人点赞
  • one piece的漫画原作者是谁

    excel里怎么能用空格代替其他符号: =SUBSTITUTE(SUBSTITUTE(SUBSTITUTE(SUBSTITUTE(SUBSTITUTE(A1, "1", " "), "2", " "), "3", " "), "4", " "), "5",...

    814条评论 3753人喜欢 6017次阅读 878人点赞
  • ie10兼容性设置在哪

    东风风神AX3多少公里保养: 东风风神AX3汽车保养周期为5000公里或者是半年保养一次。机油分为矿物质机油和合成机油,合成机油中又分为全合成及半合成,全合成机油是最高等级的。更换机油时应参考车辆用户手册,按照建议规格来更换。注意,机滤在机油更换...

    942条评论 4144人喜欢 5474次阅读 913人点赞